首頁?>新聞中心?>購房指南?>正文

樂伽公寓停止營業 律師:房東不能向次承租人主張權利

文章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2019年08月16日 08:33

分享到:

報名即享好房網獨家優惠,一對一專屬服務

好房QQ群:305855590 好房熱線:400-618-8686 微博:@河南好房網

  “一年的房租都是我借來的,我可能連老家都回不去了。”從新疆阿克蘇到浙江杭州打工的小彭,租下了杭州一處樂伽公寓。不想,付清3.77萬元的年租金,才剛剛住了一個月,他就面臨無家可歸的窘境。

  被樂伽公寓坑害的租客遠不止小彭一人。不少人在網上哭訴,“我們房東開始趕人了”“你們想到什么辦法維權了嗎”……

  8月7日晚,樂伽公寓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及微博宣布:“停止經營,關閉所有業務,員工大量離職,沒有經營收入,無法償還客戶欠款。”并提出房東、房客自行調解處理。

  據公開資料顯示,樂伽管理的房源超過20萬套,服務40多萬客戶。樂伽一紙公告宣布倒閉,留下一堆爛攤子,被坑了的房東和租客欲哭無淚。

  2900元收,2200元租

  樂伽公寓是南京樂伽商業管理有限公司旗下的長租公寓品牌,2016年5月30日成立于江蘇省南京市,注冊資本100萬元。

  據了解,樂伽租客基本都是年付租金,但樂伽卻是按季或按月向房東支付租金。在收付之間打了個時間差,樂伽迅速集聚起了資金池。

  杭州樂伽房東小李稱,今年3月,樂伽以2900元/月的價格收走了自家的房子,后來才得知,房客每月實際交的房租是2200元。“樂伽收房與租房的差價在700元左右。”

  “樂伽‘高收低租’并非是個例,長租公寓大多如此。” 樂伽前員工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表示,樂伽實質是二房東,這些房子原來就是出租房,被打包成了吃差價的二房東租賃房,高收低租產生的目的就是跑路。

  依靠“高收低租”的運營模式,樂伽快速擴大商業版圖。在宣布停業前,除了南京總部,樂伽在蘇州、杭州、成都、重慶、西安、合肥、昆山等地還有七個分公司。在知乎專欄中,樂伽聲稱自己在全國有300多家簽約中心,管理的房源超過20萬套,為全國40多萬客戶提供服務,管理的房屋總價值達1000億元。

  瘋狂擴張背后卻是危機重重。今年7月,“樂伽公寓經營異常,疑似爆雷”“分公司人去樓空”“房東收不到租金,房客面臨驅逐”等消息開始在網絡上流傳。

  針對樂伽“疑似爆雷”一事,西安、南京、杭州等地住建部門曾發布住房租賃風險提示。“個別企業因資金周轉不靈,導致經營困難,房東、租客權益受到不同程度影響。”

  7月21日,樂伽發表公告回應,稱樂伽合肥分公司有部分員工侵占公司資金,已報送公安機關調查,樂伽“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人姜千及所有高管保持在崗在位,凝心聚力,妥善處理此次危機”。

  遺憾的是,樂伽辜負了房東房客們的信任。8月7日,隨著一紙關閉的公告,房東和房客們所期待的“快樂萬家”化為泡影。

  “二次交租”與被驅趕

  與大多數長租公寓品牌一樣,樂伽面向年輕白領、畢業生。一方面,他們的收入水平不高,樂伽優惠的租金無疑具有誘惑力。另一方面,樂伽開高價將大量房源收入囊中,除了樂伽,這些年輕人也沒有太多的選擇。

  樂伽宣布停業后,樂伽杭州分公司引入喔客、窩酷、趣居三家房屋租賃企業作為業務承接方。然而不少房東房客并不買賬。

  杭州下沙世茂廣場房客小周表示,“樂伽介紹的幾個公司只接房子不解決問題,就是來稀釋房源的!”

  8月8日上午,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產局迅速反應,在南京各轄區設立調處服務點,為南京樂伽客戶提供糾紛調解和法律咨詢服務。同時,南京市住房租賃行業協會還推薦了五家住房租賃企業為樂伽房東房客提供居間代理,促成重建房屋租賃關系。

  8月10日下午,中國新聞周刊致電南京調處服務點了解情況,工作人員回應尚未統計調解數據,具體調解情況還不清楚。

  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產局官網截圖

  據樂伽房東和房客反饋,目前一部分房東房客已達成和解,雙方分攤損失或房客“二次交租”。但是,相比之下,調解無果房東驅趕房客的現象則更為常見。

  樂伽發布公告后,杭州房客小梅曾嘗試與房東協商。房東提出讓小梅承擔全部損失,并按之前的價格重新按月交租,小梅拒絕了房東的提議,希望另找時間再次協商。但沒想到的是,小梅離家上班后,家門的鎖便被房東撬開,屋內的監控被破壞,她的行李被清理到走廊,房東也更換了新鎖。

  “工作一年也攢不下這么多房租。”小梅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房子是她貸款租下的,如今被掃地出門,她仍要每月歸還貸款。

  針對房東和房客的糾紛,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法學博士后、北京市京悅律師事務所律師孫宏臣告訴中國新聞周刊,房東驅逐房客或要求房客“二次交租”沒有法律和合同依據。

  “樂伽與房東簽訂的合同有出租和委托代理兩種形式。在出租關系下,房東與‘次承租人’房客無直接合同關系,房東不能向房客主張權利;在委托代理關系下,房東授權樂伽公司代為收取租金,房客已經向樂伽公司足額繳納租金,由于樂伽公司原因不能將租金支付給房東,屬于代理中的違約行為,房東應向樂伽主張,而不能向房客主張。”孫宏臣說。

  孫宏臣表示,雖然樂伽宣布無力履行合同,但其簽訂的合同仍具有法律效力,公司在注銷前,其民事主體資格仍然存在,需要承擔相應法律責任,不能“一推了之”。

  他同時指出,隨著房屋租賃市場的擴大,租房居住的人越來越多,租房需求也日趨多樣化,原住房和建設部2011年2月1日實施的《商品房屋租賃管理辦法》已遠遠不能適應近幾年城市房屋租賃市場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必須盡快進一步完善立法,以穩定房屋租賃合同關系,維護房屋租賃市場秩序,充分保障租房人的權利。

  樂伽停擺,身后留下一地雞毛。目前,各地房東、房客紛紛在社交平臺上聲討樂伽,商討維權之策。

  誰來為房東、房客的損失買單?樂伽、房東、房客,三方的博弈,才剛剛開始。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它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好房網觀點,好房網不對其真實性負責。如作品內容涉及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聯系我們,我們將盡快處理。好房網所轉載的內容,其版權均由原作者和資料提供方所擁有。

熱門評論

熱門標簽

快速入口

财神赐福返水 赚钱77种 大富豪棋牌怎么下载吗 000100股票行情 新浪 二分彩是国家开奖吗 60期七乐彩走势图 金沙棋牌游戏下载大全 穿越火线三项能赚钱 红球尾数的和排除法 黑龙江11选5开奖杀号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机选 女生现在做什么职业比较赚钱 陕西11选5遗漏任六 海南飞鱼游戏走势 快乐飞艇怎么计划 谁知道手机赚钱提现好办法 内蒙古11选5中奖技巧